發新話題
打印

[翻译]2013年4月1日叱咤903《在晴朗的一天出发》

[翻译]2013年4月1日叱咤903《在晴朗的一天出发》

  节目时间:2013年4月1日

  节目:香港商业电台,叱咤903《在晴朗的一天出发》 关于哥哥的部分

  主持:林海峰 阮子健

  嘉宾主持:谷德超

  翻译:neko_chan

  翻译文稿下载:http://t.cn/zT0vfgv




  视频来自:土豆

  旁白:在晴朗的一天出发!

  哥哥:(跨越97演唱会) 我是个非常非常幸运的艺人,因为有你们这班永远都这么支持我的朋友。

  (♪今生今世——)

  A小姐:我想其实是一种感觉,不知如何可以表达。一个人吸引(我),他的才华,只要一站出来就能表现出来让你看到。

  B小姐:很小的时候已经喜欢他,从他第一场演唱会我就去观看,就是85年那时候。我还和朋友特意跑去澳门观看。(♪今生今世——)没人可以做到他在舞台上的风采。(♪今生今世——)

  哥哥:是你们将我摆回这个舞台,在这里,我觉得,哈哈(笑~),我是个非常非常幸运的艺人,因为有你们这班永远都这么支持我的朋友。谢谢你们!(♪今生今世——)

  旁白:林海峰——

  林海峰(下简林):4月1日愚人节A1出现变种H759,啊,这一次是不是人整蛊动物,动物又整蛊回人类呢。

  旁白:阮子健——

  阮子健(下简阮):刚刚度过了新沙士(Sars),现在又来变种禽流感?哎呀,有一点想念董太太呢,先洗洗手。

  旁白:嘉宾主持,谷德超——

  谷德超(下简谷):葵涌码头工人罢工踏入第五天,资方也没表态什么,依我看来熬多几天,到星期四才能进行谈判。星期四是清明节,有什么还是留到拜山再说吧。

  旁白:嬉笑怒骂,与时并嘴,在晴朗的一天出发。

  林:今天在各大报章,都有很多张国荣的一些报道特辑。苹果(日报)也有一些关于哥哥逝世的十年特辑,另外还附送了一份张国荣海报。这张海报应该是《阿飞正传》里,其中一张剧照。真奇怪如何拿这照片刊登出来(涉及版权问题)。我以为应该是王家卫公司,拥有全部肖像版权。哇,(哥哥)很帅,穿着白色小鱼网背心,拿着香烟,梳着一个打蜡的发型。上海——

  谷:(接话)60年代的发型。西装头(发型),啊飞头(发型)。

  林:啊飞头(发型)。现在不能有了,这些咬着香烟的照片。

  谷:是啊,不能刊登。

  林:很有詹士甸的感觉,是不是?

  谷:那个年代的感觉。

  林:如果张国荣今天还在的话,昨晚的演唱会可能开多少场呢?会不会,(笑~)哈,真的会开多少场呢?

  谷:昨晚有个朋友一起去看,哇!(哥哥)人不在,现场爆满红馆。

  林:是啊,如果人在的话,会不会廿十几、三十、四十场,我再深想。

  谷:我想一定没什么问题。

  林:我再思考,张国荣如果今天在这里,今天下午周一岳局长见的会不会是黄耀明、何韵诗呢?因为他们今天有一个“大爱”的行动,平机会的主席将会与他们谈关于平权的问题。哇!如果哥哥今天还在,关于这个平权的问题,他会不会站到最前方。谈论后,依他今时今日这种号召力,政府官员会不会更加擦汗,心想“惨啦惨啦,来啦来啦”(这种感觉)。

  谷:或者已经不是问题了。

  林:是啊是啊(笑~)

  谷:很早已经解决。

  林:很早几年——

  谷:很早已bring up 了出来讨论。

  阮:尤其是很多人在谈论,哥哥的取向的问题。哥哥当时也是,现在回看当年演唱会,原来他很早以前已经说了很多事。

  谷:我就是我了。

  阮:所以,那个平权问题,可能一早就已能解决了。或者根本不看成一个问题了。

  谷:根本不看成一个问题,不是解决了,而是不看成一个问题。就是已经普遍、普及了。不会像现在才谈论一下(的情况)。还会有现在这种(与平机会谈论的)情况么?(笑~)

  林:还要说见见面,然后再讨论能否继续谈判下去。(笑~)

  谷:是么?(系咩?)

  阮:因为2012年,才有明哥宣布出柜这件事。对于整个世界,或者对于我们国际大都会,(这种事)是堕后了不少。应该其实2003、2004年或者05年,世界普遍大潮流,那几年已经讲了。很多香港人也都说,迟了,已经迟了太多。虽然迟了,起码现在能有讨论(的空间),所以现在才轮到周一岳局长,不然可能是林焕光等(一些官员),或者更早一些时间已经谈了。现在就找周局长去谈,不知会否一起唱首歌——呵呵

  林:哈哈,唱《忘不了你》。今日唱一首张国荣的。

  阮:今日如果三个人一起唱——

  谷:用谭咏麟的唱腔去唱一首(《忘不了你》)。

  林:管弦乐(笑~)。

  谷:grand就肯定的了(grand就grand梗嘎啦)。

  阮:哈哈,又筹款了(笑~),我想大家也开心一点,因为现在大家也不知道双方会谈论什么,三个人坐一起。

  谷:还没知道谈啥么?

  阮:是啊,去到那——

  谷:真的见见面?

  阮:(谈论)那个界线。

  谷:(笑~)拍张照片。

  林:(笑~)(扮周一岳:)哦,你就系明哥啦,哦,你就系何韵诗喔~

  谷:一直以为是姚明呢。

  林、阮:系啊系啊~(笑~~)

  谷:原来你就系明哥。

  林:(扮三人对话)你喜欢哪个啊?我喜欢谭咏麟。

  林:应该喜欢张国荣啊嘛~~(笑~),如果喜欢张国荣就容易谈多了。

  阮:但起码现在才看到三人聚一起(谈论),希望快点能谈论成功,不用像现在划界线这么硬。

[ 本帖最後由 neko 於 2013-5-1 02:08 編輯 ]
I AM WAHT I AM!

TOP

  林:如果还在就真是……毕竟已经不在了。

  谷:不在了,十年了。

  林:十年前的今天,也是有病菌在作怪。

  阮:是啊。

  林:十年后的今天,又有这些东西。

  谷:那时候是沙士(Sars)。

  林:是啊。

  谷:现在又有禽流感。

  林:OK,那——

  谷:希望别像03年那样,那么大件事。那时候,我两个外甥记忆还很新,因为他们(以我们的说法)就是无端端多了一个月的假期,还记得沙士(Sars)那个时候停课。

  阮:是啊,停课。

  谷:我们整个月都在天台踢球。就是没事情干,又不能出街踢球。没事干就到天台玩耍。足足玩了一个月假期。(这)就是用轻松点的角度去讲这件事,但医院里的生离死别,那时的03年真是,太令人恐惧。

  林:那时候的病菌,对于你的儿甥很大影响啦,生活方面个个都有,所以你在天台踢球。哥哥走的时候,对他们来说……当时他们几岁了?

  谷:十年前,一个十一岁,一个八九岁。

  阮:那现在回想当年——

  谷:很奇怪,他们是哥哥fans。我记得在他们年长几年后,他们无端在家里唱《大热》。

  林:哈哈哈哈(笑~)

  谷:盖个地拖头,在唱《大热》。我问他们怎么听哥哥的歌,他们说很好听,他们很喜欢看到哥哥,(哥哥)那些照片,(哥哥在)电视里,总之那种亲和力是很奇怪的。正如昨晚我看演唱会,讲我们昨晚看的。除了世界各地,或者中国各地,(我们)见到那些城市的写着北京荣迷、南京荣迷之外,你见到全场的fans呢。一开始我以为很多妈妈级的人去看呢,这当然(有),但看到很多是很年轻的。然后有一段片是钟楚红讲述:哥哥你有两个心愿,一个是当导演,虽然你没做过;另外一个是你很喜欢——我不记得如何exactly地复述(红姑)——你好钟意一些很永琲东西。你可以看到后荣迷越来越年轻,所以喜欢你的人将会不断增多,所以这件事你是传奇性的,永琲滿A不断的,不会出现我们这些当时喜欢哥哥的随着时间流逝,就没了(的情况)。但就有着新的荣迷产生,他们会喜欢张国荣是因为后来看到他的影像、看到他的为人,听到他的歌,而喜欢上他。

  林:没有一个媒体,可以如此合群地去宣传一个歌手。

  谷:你就异想了,怎么可能有这种事。

  阮:就算媒体合群,微博也未必合群。

  林:是啊!这件事也是,回到那个年代所有媒体播放同一个歌手的歌曲,推介同一个歌手,那这个歌手,当然他的作品是要有一定水准。

  阮:要有水准。

  谷:还要传媒生态。我记得在哥哥走的时候,在funeral都有说,学友有说:哥哥已经离开了,巨星就好像都没了。(学友)他说,还有没有像哥哥一样的新的明星出现,在这种传媒生态下,他也很怀疑(将来有没有)。因为现在很难有一颗本身有质素的星出现,同时要这么多传媒宠爱(粤语:锡)他,别说一起捧起,不踩死已经是偷笑了。不会找垃圾桶,不会搞这样那样,已经很好了。在这种传媒生态下,再找这种质素已经很难,再要有一种环境之下产生一个巨星,如此有影响力,让世界各地这么多人喜欢,这种机会基本是没。

  谷:这段话已经很多年,学友十年前在丧礼上说的。

  林:一年有一次这样的活动,也是让他的歌迷能更新下去。

  谷:是啊,今年十年了,大家也是集一起。十年一个大的聚会,昨晚去到红馆,哇!我真的很少看到红馆如此多车,就是artist那边。车就不塞车,因为在香港没人。

  阮:(31日星期日)放假啊,大家。

  谷:是啊,塞到里面真的很热闹,还有观众真是,8时15分我们到达。哇,我想:惨了,是不是记错时间,怎么外面没有人!原来他们已经全部进场。

  阮:准时啊!

  谷:因为陈太讲了8时15分准时开场。结果在8时20分左右,真的很准时开场,因为她有个message要讲给大家听。就是之前我们看了陈太有段vedio:哥哥说终于可以好好地舒服睡一觉了。接着就很多artist,我也不大记得次序,有明哥、张敬轩、Chilam(张智霖)、草蜢、祖儿、太极、Kelly(陈慧琳)、莫文蔚、安仔(许志安)、苏康(苏永康)、伟仔(梁朝伟)、鹅姐(商天娥)、学友。这其中,我不是比较啊,我个人印象深的Karen她在台上说:当年与哥哥在演唱会曾唱《只怕不再遇上》,今天她更加兴奋,因为在红馆里,再次与哥哥的声音合唱。

  阮:是。

  谷:她是唯一一个,播放哥哥声音与之现场合唱的。另外还有伟仔,伟仔没唱歌。

  阮:有讲话。

I AM WAHT I AM!

TOP

  谷:梁朝伟他出来讲了两段,第二段话,我是听着都肉麻(粤语:起鸡皮)的。

  阮:现在也感觉肉麻(粤语:依家都起亘鸡皮。)

  谷:我也是。(梁朝伟)他是说,哥哥走了没多久,他手机上还有哥哥的电话号码。有一次他无意中按错了哥哥的电话号码,听到了一段留言。然后现场就播放了哥哥的留言:Please leave a message,请留言。(梁朝伟)他真的留了一段话:不如我们重新开始吧。这段是在《春光乍泄》里的对白。就这样讲了一段对白。然后就播放一段《侬本多情》的片段,张国荣与商天娥合作的电视剧的剧情,接着鹅姐就出现在台上。Un(der)-part钢琴伴奏,她就唱了《侬本多情》,唱得很好,很稳,很有台型。这几段我是印象很深刻的。最后学友出来,然后大家再唱《风继续吹》。

  谷:除了台上的artist,昨晚的场是开三面台,台下set了很多圆桌,(圆桌)给(哥哥)比较熟悉的朋友,例如苏施黄、金燕玲、施南生、拉姑(狄波拉)一班朋友,大概有十来张桌。

  林:以往我们在杂志看到的他们会一班人约一起,过时过节也——

  谷:哥哥的老友记。

  林:哥哥的一班(朋友)——

  谷:哥哥的老友记,坐在台侧边。

  林:有一些球友(粤语:波友)。

  谷:打羽毛球好友。以往我们是逢周日,跟哥哥约在南华会打球。我也有份打。昨晚我们就约打5-7(5点-7点),6点45分就闪了。

  林:看show。

  谷:是的。我喊大家别换球衣,拿上羽毛球拍。因为我们想哥哥最喜欢看到大家穿这套衣服去现场,一看到就找你的。哈哈哈(笑~)

  林:如果昨晚红馆出现几个羽毛球拍举起,真是资深友。

  谷、林:一班波友。哈哈哈(笑~)

  谷:所以昨晚除了台上的,还有台下的嘉宾都很好看的。我看演唱会除了怀念哥哥,当晚我突然很怀念当时的音乐,我不知道有多少是covertion,那时候的歌melody那么好听,

  每一首歌的intro一响起就知道是什么歌。个Melody,原来这首歌曾影响我,可能那时候我成长。

  阮:八九十年代。

  林:那时候的歌陪着你一起生活,可以这么说。

  谷:没错,一起长大。可能现在的年轻人他们听祖儿、听你的歌有一起成长的感觉。

  林:十年后他听《年少无知》,也会触动(粤语:起鸡皮)。

  谷:现在也是。

  林:二十年后再唱《年少无知》,还是那个世界。(音乐)比那个时候更差。

  谷:还是dying。

  阮:要出街唱的窝~

  谷:City is still dying。

  林:那时候另一种音乐陪着你生活。

  谷:接着我就看到台下的人(讲话片段),除了很多幕前的人,还有很多幕后的人讲话片段。例如,吴宇森导演、徐克导演、施南生。我觉得哥哥走了,他那个年代是不是香港最好的年代呢,会否已经没了了?我很惊怕。那时候的香港——

  林:有好的导演,好的演员,好的音乐——

  谷:(当时)我们的政府也强点,就是没那么啰啰嗦嗦的事情。我们也威风一点,娱乐事业也很好,很多巨星、电影。观众看到哥哥的电影造型的片段,看到十二少、宁采臣、《英雄本色》《金枝玉叶》——

  林、谷:《阿飞正传》。

  谷:(观众)反应特别大!电影配合音乐,配合那个人,那个威力,真的很大。当时我看到,我的毛血管又……我也是(观众)一份子,哇!哇!不止要明星,还要那么厉害(叻),还要很多幕后的人员才行!那班很有创造性(的人)。正如南生,施南生小姐,她不是一位导演,但是她推广娱乐事业的力量真是大得厉害。岑建勋那班,还有一班导演,林岭东导演、徐克导演、王家卫导演。那怎么办呢?接下来会不会(时代)已经过了?还是说,放心吧,肥谷,还有新的一班人出现。但是,我在那个时代长大,我曾有这种担心。

  阮:看那些报道刊登陈太说:哥哥跟他说终于可以好好地舒服睡一觉。听上去就好像香港终于可以睡一觉那样。

  谷:希望醒吧!大哥!十年了。

  林:昨晚的音乐会会否不止是说张国荣。

  谷:不止是说张国荣,我觉得是一个时代的香港,会否最美好的已经在那一刻消失了。现在我看到的台上,学友最后出来,唱完他就让所有表演者上台。

  林:这样大家都准备可以离场了。但换了另一个唱,又不是这种效果。

  谷:未必是这样的。

  林:都系张学友。

  谷:都系学友!都还是伟仔!最后还是伟仔!

  林:都可以有陈奕迅的。但陈奕迅可能会有些讲话。

I AM WAHT I AM!

TOP

  谷:陈奕迅都系好,但他还不是新生代的了。还有就是整个感觉,我小时候长大,有很多人look up to,就是有很多英雄的。

  阮:就是偶像,inspire。

  谷:我觉得整个香港是很威风的。那个时候电视台也很威风,真的有两个电视台在互相拼搏,无线和丽的(亚视),千帆并举差点斗赢无线。

  林:颁奖礼你也会看的很紧张。

  谷:就是!颁奖礼我真会care谁获奖!两个电视台,我真的转来转去看的。不会像现在一个高志森撑起整个亚洲电视(笑~)。就是不断重播又重播。

  林:也蛮好看的,真是,很多东西的。

  谷:昨晚就好点。

  阮:有种叫温故而知新啊。

  谷:昨晚重播哥哥的《今夜不设防》,哥哥那段就好点,但是你不能有张生系列吧。又什么经典武侠系列,如果你不干就得腾出牌照给别人。总不能这样的吧(笑~)。我觉得那种气氛,以前香港很proud的感觉。

  阮:还很进取的。

  谷:很威风的,总之就威风的!电影、电视,我不是说要比别人优越,只是在这个城市长大,作为香港人我当然希望这个地方蓬勃点,生气蓬勃点,朝气蓬勃点。现在呢,就没有了这种气氛。

  阮:以前(娱乐业)不单在香港,也冲出内地,连亚洲不同的地方,如韩国、台湾等,一致地(认同)香港(文化、潮流)。而(现在)要他们唱香港的歌曲,要等台湾人、韩国人唱香港歌(这种情况)都不知道以后要等多久。

  谷:我想世界都调转的了,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轮着来。香港也是辉煌了一段时间,当然也就这样。历史是这样循环,只是昨天我在这里来,凝聚了一班这样的人,很大的能量存在,我就真的很怀念那些事情。就这样,十年了,哥哥也离开了。昨晚有个很大型的纪念会,紧接着下一个紧接着是4月10日志伟的60大寿(三人笑~哈哈哈)

  林:(他)都是睡一觉的了。

  谷:摆几十围桌,到时候在那也是那帮人的了。都还是那帮人。大家那天4月10日呢,跟志伟开开心心的喝一杯。

I AM WAHT I AM!

TOP

THANK YOU VERY MUCH

TOP

看的感慨萬千。哥哥走了,一個時代也結束了。那個時代的人,情,物都消失不見了。留下來的和現在的我們該何去何從?我們的未來不知會如何。香港的輝煌也不知何時再來。
只愿春夏秋冬都遇着你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