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春天》MV導演馬宜中新書中談哥哥

《春天》MV導演馬宜中新書中談哥哥



轉自紅版姣童

張國榮哥哥──第一名的遺憾

作者:馬宜中 (滾石《春天》大碟MV導演)

(節錄自「他們的第一滴淚:馬宜中和那些有故事的人」P.126)

每次想到張國榮。都有說不出的感動和遺憾,看著我們的合照,還是覺得他沒有離開我們。彷彿他應該就在香港的某一個角落開心地吃著飯、聊著天。

他的美,永遠都停留在快門閃下的那一剎那。而眼前的這張照片裡甚至還有我,這是多麼地不可思議。

那一年,他在滾石要發行一張叫做《春天》的專輯。專案部的黃文輝找我一口氣要拍六支MV,把我的作品寄到香港給哥哥看,沒想到他真的同意了讓這個台灣來的陌生女生拍他。消息傳到我這邊時,真是讓我心跳加速到喘不過氣來。
我看著阿輝說:「怎麼可能啊?」結果阿輝笑得比我還開心。

連拍六支的這個做法,對我來說是一個新鮮的嘗試,但也是個危險的嘗試。我知道這樣一口氣拍下來,可能會累到連眼睛都睜不開、會暈倒,更大的可能是……會拍不好!因為真的太趕太緊湊了。

不過,誰會因為考慮這些問題,而不拍張國榮呢?

跟哥哥要了七天的檔期來拍。我把六個腳本都一一想好,寫出來。
第一天,先拍第一主打〈My God〉。
拍片前一晚,我在家跟工作人員確認了一個星期的工作內容,還安撫了一下大家掩不住的興奮情緒,讓他們回去休息。那時我就等著阿輝的電話,隨時準備去跟他們見面。當哥哥已經住進飯店且稍作休息過後,我就坐著計程車過去看他,要跟他當面順過每個腳本,順便解說一下隔天的拍攝內容。
當然我還需要知道他的生活習慣,每天幾點睡、要睡幾個小時、到幾點會累……才能叫製片發出準確的通告單。

進了房間,阿輝幫我們互作介紹,哥哥站起來跟我握手,說看過阿輝拿去的我的作品,他很喜歡。關於這個,雖然知道哥哥不會騙人,可是在那個節骨眼,他一定看出了我的緊張,所以決定給我一個溫暖的鼓勵。
話說新人看到我會緊張,其實我這個老導演看到崇拜的大明星,也是會緊張的啊。

腳本一個接一個說著,到了〈作伴〉這首歌的時候,他就問我有沒有聽過粵語的版本,說因為粵語版的歌詞是他寫的,希望可以順便拍一個粵語版的對嘴。他說要放歌給我聽,可是當時房間裡沒有CD,於是他就說:「沒關係,我清唱吧。」

那是一間日式的房間,我就坐在榻榻米上,他走過來跪在我旁邊,慢慢地靠近我的左耳,輕輕呼吸好像怕嚇到我似地,然後就用他低沉迷人的嗓音唱完了整首歌。雖然我聽不大懂廣東話,不能瞭解他在唱什麼,但那美好的聲音和氣氛,依然給我一種喝醉般醺醺然的感覺。
唱完後,阿輝站在旁邊看著整個狀況,忍不住搖著頭拍著手,不可置信的看著我說:「馬宜中,你應該是全世界唯一一個能離他這麼近聽他唱歌的女人了。」

走出飯店,我整個人一直發抖,站在那裡不能動。我不相信剛剛發生的事。張國榮唱歌給我聽哪!而且就在我的耳邊…...這一切,太不真實了!

因為他是張國榮

〈My God〉原本是預計要拍兩天的。
關於這首歌,我的腳本是要他在台北的許多角落一直走路或是奔跑著。從火車站到國父紀念館、從南京東路地下道到內湖的天橋……在每一個場景,我們都陳設好演唱會的音響等他,他一走定位,拿起麥克風就可以現場演唱起來。這樣的設計,是希望能讓他在展現巨星演唱的風範之餘,還能跟台灣的本土環境進行更貼近的互動。

他一路走一路玩,唱得好開心。而我們個個睜大眼睛看著巨星在面前演出,只覺得好不可思議。
他的每個舉手投足都充滿了魅力,彷彿連回個頭都能迷倒眾生。每一個鏡頭拍完,全體工作人員都自發性地鼓起掌來,不是要拍他馬屁,而是真的太精彩、太好看了!

結果從早上一直拍到黃昏,大家都感到有些累了。趁著天黑前,我要在天橋上再搶一個他走路橫越過鏡頭的畫面。我問他累不累,他比個手勢說OK,要我趕快去搶光線。
那時其實真的有些暗了,地上有一灘水我們都沒看到,直到他一個不小心沒踩穩,跌了一跤!
大家都嚇壞了,幾乎每個人都同時衝過去要把他扶起來。擔心他會不會受傷了?可是大家只見他站起來,拍拍屁股說:「沒事,先拍片要緊,再來……」我們只好不管心裡再怎麼擔心、再不願意,也照他的意思快拍。可是再拍兩次,他就真的痛到不能走了。我們於是立刻收工請了醫生到飯店看他。
結果他必須回香港休養一個禮拜。

我站在他旁邊看著他躺在床上讓醫生檢查,一直跟他說對不起。然而他卻只是笑著說:「把你們嚇壞了吧?沒事的,休息一個禮拜就回來,不是你的錯。」
雖然他沒有責怪我,我的眼淚還是差一點掉下來。因為他是張國榮,其實他大可以很生氣地罵我們為什麼沒有檢查好環境來保護他的安全!可是他卻沒有。

就因為他是張國榮。

正是像他這樣有閱歷的人,反而不會計較。他知道我們不是故意的,他看得出來。那些真與假、虛與實,他都懂。他知道我們很努力很用心,這才是他所珍惜的。他就像個真正的哥哥一樣,反而擔心我這麼一延誤,會不會來不及交片?


要當自己的百憂解

一個星期以後,他先去日本參加一個首映會,然後就坐著輪椅回到台北繼續拍攝的作業,甚至還帶給大家一人一個禮物,實在是貼心到令人感激。
他送我的是兩瓶精油。他說:「宜中,我看你太拼了,要多愛惜自己一點……」那兩瓶藍色精油我一次都不捨得打開用。放在房間裡,每天都可以看到它們。

在他回台灣之前,我跟他說這次會先拍〈真相〉,請他要留一下鬍子來配合這支MV的腳本,於是他就真的三天沒刮鬍子,連去參加日本的活動時都沒刮。這讓我非常感動,沒想到他對我們之間的承諾是這樣的尊重。

對於這首歌我的想法是,當伴侶拋棄自己的時候,你很多天都沒辦法從椅子上站起來,因為你無法明白為什麼他要離開你。你無法入睡、無法進食、無法面對自己,面對這樣一個殘局……
我請哥哥想像那個被愛情背叛的狀態,三天坐在同一個位子上,醒不來也睡不著。直到最後才從鏡子裡看見了狼狽的自己、看見了所愛之人已不在的真相。
然後就醒了!開始把對方的東西打包丟掉、剃掉鬍子,重新開始……

之所以會有這個想法,實在是因為我本來就是表面悲觀骨子裡樂觀的人。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可能會每天煩惱,怎麼辦,這個要弄不好了怎麼辦?那個要來不及了怎麼辦?可是在心底,其實我都會鼓勵自己,跟自己說一定可以做好!即使在最傷心的時刻,我也可以自我療癒那些傷口,不讓它再擴大或是感染。我不會陷在悲情裡走不出來,因為我要主導我自己的人生,要當自己的百憂解!
正因如此,我也總希望在作品裡可以呈現這樣積極的人生態度,去鼓勵大家不論再怎麼悲傷,都還是要樂觀地面對人生。明天,永遠可以比今天更好。
影像工作者在娛樂和商業的包裝限制之下,如果還能給觀者一些正面的影響,不是非常好的事嗎?

這個演出對哥哥來說,當然是很容易、很輕而易舉的。可是他卻很認真地培養了一整天的情緒,連我也不大敢打擾他。我只是偷偷地期望著,他能夠在我的作品裡大飆演技。當然我也知道這只是一支MV,他大可不必這麼費力。對已經拍過太多經典作品的他,一支MV真的不算什麼。

我小心翼翼地揣測著他的情緒,設計了一個場景,要他面對一個空椅子吃泡麵,吃著吃著意識到自己的孤單,於是就哭了。我向他解釋我的想法,但是他說他沒把握,我只好在鏡頭前等,可是等到的竟然是他生氣地將泡麵摔到地上,哭不出來。
他跟我道歉說沒做好。可是我只是好心疼,心疼他是如此認真地想要達到我的要求。
我跟他說:「沒關係,等你調整好情緒之後我們再來,還有機會的。」
最後,就等他哭了。
鏡子掛在牆上。我跟他說:「你就唱歌,然後假想自己從鏡子裡看到了真相,可以流淚就流淚,不要勉強。」結果一開機,他看著自己,眼淚止不住地流下。我在監視器旁更是哭得稀里嘩啦。

我真的沒有要求他必須這麼入戲,可是他進去了,就通通給了我。真是一個偉大的演員!

一喊卡!我就邊擦眼淚邊跑過去扶住他,跟他說:「謝謝哥哥!」他很安慰地笑了。

片廠裡的奇異現象

後來在拍攝的行程裡,每天收工他都要帶著我去復興南路的清粥小菜吃宵夜,聊聊明天的腳本跟進度,聊聊今天、未來,聊聊這次拍片的難忘之處。
而最令我感到特別的,不外乎是〈Everybody〉裡請來的八位凱渥當紅名模。
那一天,片廠發生了一個奇異的現象。
這些在台灣紅遍大街小巷的名模們,平常可都是讓攝影師閃光燈閃個不停的底片殺手,可是今天,她們卻是一個個都帶了自己的相機,爭相要拍下那一顆最閃亮的星星。
當哥哥進入棚內的時候,她們八個人幾乎是同時尖叫起來,全部搶著要跟哥哥合照,興奮得好像都變成了台下的粉絲,完全忘了形象,忘了自己是人人羨慕的美女明星。
而哥哥除了開心地跟她們合照之外,在拍攝八位美女幫哥哥對嘴或是走台步之際,他也窩在我身邊,跟我一起看著監視器,然後不停地發出讚嘆的聲音說:「她們好美啊!」

很多很多年後,在我跟林志玲合作了多次之後,經過媒體的報導,我才發現在那支MV裡不搶鋒頭又非常得體的、蹲在哥哥旁邊的美女竟然就是當時才踏進圈子一個月的志玲姐姐。
她後來告訴我,她那時剛入行,有一天公司通知她說明天要去拍張國榮的MV,她除了覺得不可思議外,根本就沒有其他形容詞可以形容了!畢竟以她當時的新人身分,能有這樣的機會夾在其他前輩中一起參與這支MV的演出……真的只有不可思議可以形容吧!

因為他看到了我,我也看到了他

六天拍完以後,搭飛機回香港之前,哥哥找我吃中飯。他跟我說他可以去法國找資金讓我們拍電影,因為他覺得演出〈作伴〉的王曉書雖然聽不見,但她的故事很感人,很值得拍下來。他也說他從我拍攝時的投入看到了我做事的態度,甚至連說故事時有一種獨特感人的敘事魅力,也很令他欣賞,讓他很放心。
可惜的是,我後來並沒有回覆哥哥說我要不要拍。因為我總覺得我還沒準備好,很怕他的滿腔熱血會被我給毀掉,所以也就不敢再跟他連絡。
後來的幾年,每次經過香港,明明知道他在那裡,我都沒再去看他。那時我總想以後有機會見到面,再當面跟他道歉吧。誰知道後來,他就走了。
如果要說我人生中有什麼遺憾,這應該是第一名吧。
我希望此生如果有機會拍電影的話,一定要獻給哥哥。因為他看到了我,我也看到了他。

在哥哥不願意上任何通告的情況下,他去了《小燕有約》。小燕姐問他為什麼這麼喜歡馬宜中,難道是因為特別喜歡胖胖的女生嗎?他說:「我覺得她是好人,她不會害我。」
哥哥在那短短的七天裡,跟我說了很多他在演藝圈吃的苦、受的傷。他希望我可以當一個永遠不要欺負演員的導演。這一點,我做到了。
只是我還是忍不住想著,在哥哥一生輝煌的演藝生涯裡,有多少辛苦的故事,是我們還來不及知道的,就隨著他一起離開的呢?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TOP

謝謝分享, 一直也很喜歡馬導拍的作品,
看過這文章后被哥哥感動得說不出話, 很想你喔LESLIE

TOP

勾人眼淚
miss you much,leslie

TOP

回復 1# 的帖子

哥哥總是好得沒話說...看完呢篇文章,好想即刻重睇呢幾個MV

TOP

这才是真的哥哥。一直都是好人。
爱你恨你。一生一世。

TOP

謝謝分享,這篇文章好感人呢!

很悔恨自己沒有早一點發現哥哥的美,現在只能從別人的敘述中了解他了......

TOP

哥哥永遠對身邊的人都這麼好

TOP

thank you very much !

TOP

"他希望我可以當一個永遠不要欺負演員的導演。":'Gor  Gor  你真是太好的人了!

TOP

好感人!永远怀念您!

TOP

發新話題